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崇州文明网 > 要闻聚焦

明确主体 抓住核心 找准增值点 建田园综合体 我市奏响“六部曲”

发表时间:2017-10-02 10:13:00 | 来源:

  

  2017年2月5日,“田园综合体”作为乡村新型产业发展的亮点措施被写进中央一号文件,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随着各地“田园综合体”不断上马,越来越多具有高相似度的“田园综合体”似乎走上了前些年“古镇热”时“同质化”发展的老路,对于游客而言,审美疲劳后是消费热情的下降和体验感的降低。那么,正以“田园综合体”建设夯实“西控”战略优势,推动全域旅游城市发展的崇州,究竟是如何用求新、求变、求发展的思维,为自己的成绩单增色添彩,为党的十九大献礼的呢?记者日前对此进行了采访。
  

 

  一
  

 

  把农业作为田园综合体建设的主体
  

 

  初秋,位于我市北部十万亩粮经旅综合示范区核心区域的锦江乡,阳光和煦,稻香扑面。金黄色的稻子翻滚着丰收的浪花,映衬着蓝天上的朵朵白云。在这里,静谧的农家小院、缓缓流淌的水流、纵横交错的田埂相映成趣。前来观赏景色的游人或拍照留念,或三五成群地捕捉蚱蜢。不远处,专门为游客准备的收割体验活动热闹非凡,习惯了大城市生活的人们拿起镰刀,体验着背背架和打谷、捣米,古朴淳厚的农耕文化让人流连忘返。
  

 

  作为我市依托自身资源优势和产业特色打造的田园综合体项目,以锦江乡新华村等为代表的田园观光与旅游项目,不仅把农业延伸到了旅游业,实现了资源多重利用与开发,更是将农田、农村、农民一起纳入了综合发展的集群中,形成了人与自然生态融合的田园社区,满足了人们心底原舍、原乡的乡土情结。
  

 

  崇州的地形是“四山一水五分田”,山水相依、水绕田园,生态优势明显。对于如何结合实际走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我市看得很清楚、走得很坚定,就如同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作为成都“西控”发展战略的核心区和关键点,我市不仅拥有便利的交通和丰富的人文历史资源,更有着得天独厚的生态基础和环境条件。为夯实生态优势,做好环境保护工作,我市立足实际,对污染坚决说“不”,为田园综合体发展奠定了基础。随着崇州摸索出的“农业共营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农村土地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田园综合体打造三维一体,彻底解决了农村发展的制约和瓶颈。
  

 

  从万亩稻田到特色农产品种植,从月色荷塘到樱花飘香,现代农业的蓬勃发展,成为崇州积极打造田园综合体最好的资本。除以油菜花景色闻名的重庆路以外,一条环绕崇州全境,主打田园景色旅游的稻乡旅游环线成为游客又一个观光游玩的好去处。沿路而行,各有特色的村庄错落有致,水稻的清香扑面而来,镜头所到之处皆能成景。小河蜿蜒,湿地景观清新迷人;青山远眺,五彩田野阡陌纵横,沿线旅游景观历历在目,分外迷人。
  

 

  二
  

 

  把产业作为田园综合体建设的核心
  

 

  一个完善的田园综合体,包含农、林、牧、渔、加工、餐饮、酒店、旅游等多个方面的产业。这些产业成为我市田园综合体建设的核心。但对于农民而言,很多行业都比较陌生,究竟如何参与呢?为此,我市积极引入市场参与运作。
  

 

  除了发动村民利用自己的田地、房屋、林地等资源参与整体开发以外,我市引进具有成熟商业眼光和运营理念的企业参与田园综合体建设。比如,在白头镇,四川发展集团投资建设的天府国际慢城项目正有序推进。在三郎镇,陇海集团拟投资100余亿元,进行以山地旅游度假区为核心的项目打造。在项目建设中,河道经过景观设计,环境契合旅游发展,充分展现生态优势。这不仅为一二三产业的融合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机会,更为村民就近就业增收创造了条件,提升了保护环境、爱护环境的积极性,形成了良性的互动和循环。
  

 

  如今,我市既拥有成都市郊区的卫星城效应,又有着以田园综合体打造为龙头的全域旅游城市的发展目标。特色民宿、生态混养、商务休闲、湿地公园景观、山地旅游,新的样本和发展模式不断涌现,形成了全新的城乡协同发展、和谐共处、良性互补的新格局。
  

 

  田园综合体的特色是“田园”,田园景观是综合体建设的重中之重。崇州坐拥南部十万亩优质粮油基地和北部十万亩粮经旅综合示范区的优势资源,全市山林密布、水网纵横,川西风韵独特迷人。为了保护好生态环境,也更好地发展特色风光产业,走出一条与众不同具有吸引力的特色道路,我市大力发展稻蟹混养、稻鱼混养的道路,不仅为农业生产提供了循环生态的健康模式,更为田园特色观光和旅游培育了市场。2017年,我市就在锦江乡新华村3500亩水稻田里举办了首届川西秋收文化旅游节,稻田里养殖的多种鱼类不仅让游客体会到原汁原味的捕鱼乐趣,更形成了良好的品牌效应。
  

 

  “健康、生态、绿色,吃了肯定健康!”从成都带着一家人前来游玩的康女士临走前专门买了几十斤稻田鱼,准备带回去分给亲戚朋友,“看来以后过节前都要来采购一番!”
  

 

  三
  

 

  把体验作为田园综合体建设的增值点
  

 

  田园综合体之所以被称为“综合”,就是把农业生产作为基础,让休闲旅游产业依附于农业,从而呈现田园特色。就像锦江乡,看似简单的稻田,却能开发出捕鱼活动、收割体验、稻草工艺制作、亲子乐园、稻香特色菜肴等多种旅游产品,不是在生产、生活和生态等领域单一的、局部的试点探索,而是对农业农村生产生活方式的全局性变革。通过田园综合体资源聚合、功能整合和要素融合,使城与乡、农与工、生产生活和生态、传统与现代在田园综合体中相得益彰。
  

 

  在桤泉镇,葡萄产业从单纯的农业种植延伸到了农业体验。游客走进葡萄园,走到葡萄藤下,亲手采摘和品尝。而每年一度的葡萄采摘主题活动则将全镇区域内大大小小的葡萄园和相关的农家乐、餐馆一起拉进了这场丰收的盛宴中。在白头镇,稻田鱼、稻田蟹、稻田虾都可以在田里现捕现捉,游客既能够亲近自然,享受崇州优美的环境,又能体验独特的田园文化,从中找到久违的天真与快乐,把简单的田园游变为了体验游。
  

 

  “带着孩子感知生命的过程,感受生活的意义,”杨女士几乎每周都会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到白头镇体验田园生活,一顿简单的农家菜,一晚温馨的农家宿,带着孩子踏水捉鱼,“孩子们都很喜欢,我也觉得这样可以和他们一起分享生活和成长的喜悦。”
  

 

  四
  

 

  把乡村再造作为田园综合体建设的目标
  

 

  几乎每个星期五上午,在崇州经营副食品批发的老马总是早早地把饮料、零食和日用品搬上店里的厢式货车,沿着稻乡旅游环线为白头镇五星村几家村民自办的超市送货。平坦的道路串联起充满金色初秋韵味的田野,连接起一座座红瓦白墙的村庄。在五星村B组的村民活动中心前,老马把车开进小广场停好。看着整洁的村路、清爽的环境,听着村外阵阵稻香与虫鸣,老马忙里偷闲享受了一下川西田园的宁静和祥和。
  

 

  “从下午开始车就多了,周末要想在这找个房间还要提前预定。”老马忙着往下盘点货物,“火爆的时候找个车位都困难,所以得抓紧时间把货都送到。”
  

 

  白头镇五星村,这个曾经普通的川西小村,因为特色民宿而在成都周边小有名气。新修葺的村庄样式统一,与村庄外的农田、小径、田野、流水等一起构成优美的田园风貌。随便选择一家民宿的房间,推开窗户,远处山景朦胧、近处稻花盛开。心旷神怡的景象让不少习惯了都市喧嚣的游客找回了久违的宁静。
  

 

  除了保护田园综合体赖以生存的自然生态和田园风光以外,调整生活心态,改进生产方式,使田园综合体能够促进乡村复兴,吸引优质资源为乡村注入新的发展活力,是田园综合体建设的目标。在崇州的每一个乡镇,以前生活生产废水随意直排现象突出,现在村村建起了人工湿地,不仅绿色环保,更成为景观的有机补充。对崇州而言,涵盖生态农业、休闲旅游、田园居住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解决了农民就业、增收、转产的多环节问题,成为城乡统筹发展的有机补充。
  

 

  “感觉自己现在像个城里人了,孩子上学和老人看病都像城里一样方便。”在白头镇甘泉村,新修建的村落川西特色十足,村民的日子充实而悠闲,“还是政府政策好呀。”村民异口同声称赞。
  

 

  而在不远处正在建设的细水里安置点,规划中的水域围绕安置点,利用天然水系和资源构建,设计了景观风貌,既不损伤环境,又为新建的乡村赋予了新的活力,使其具有了更多的发展潜能和资本。我市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徐家林盘、严家弯湾等。这些在美丽新村建设过程中通过传统与现代、生产与生活结合而兴起的乡村,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返回家乡创业、生活。从“进城热”到“回村热”转变,他们以蓬勃的朝气,踏上让家乡复兴的道路。
  

 

  五
  

 

  把品牌作为田园综合体建设的名片
  

 

  中央一号文件指出,田园综合体“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结合实际,我市一方面对田园景观进行打造和提档升级,一方面整合现有资源,引入资金、人才、理念,带动了新农村建设和发展。以全域旅游城市的发展理念为带动,从城市到乡村,沿路沿河沿山,处处有美景,处处景不同,进一步形成了乡村休闲游、古镇聚落游、山地度假游、古蜀文化游融合发展的全域旅游新格局。
  

 

  去年,离开家乡多年的高志伟放弃知名百货的经理位置,回到了白头镇五星村,开起了属于自己的田园主题餐厅。在他看来,家乡的人他离不开,家乡的景、家乡的水和家乡的老树、矮墙、田野,他更离不开。在他眼里,每一处都闲适恬淡,每一处都透露无限的商机和发展潜能。
  

 

  “从卖菜、卖米、卖山货,到现在发展旅游,‘卖’生活理念,”高志伟说:“进步的除了乡村,其实也有因我们提供的服务而感到满足的客人,他们的消费理念也在不断超前。”
  

 

  我市田园综合体建设注重塑造独特的形象和品牌。重庆路被誉为中国最美乡村公路,一到油菜花绽放的季节,道路就成为了一条彩色的观光走廊。重庆路两边,特色餐饮、特色民宿、休闲农家乐、鱼塘、慢跑道路,构成了丰富的经济发展脉络。从无到有,从默默无闻到成都周边有名的休闲目的地,我市走出了一条拓展产业链,打造城市品牌和形象,保持田园综合体健康、综合、可持续发展的道路。田园提供了最美的风光,而餐饮、休闲、旅游等相关产业则提供了观光产业需要的配套产业链,并反哺田园,支撑起了复合型的田园综合体,塑造了良好的品牌形象。
  

 

  街子古镇、元通古镇、怀远古镇,我市拥有丰富的古镇资源,但田园综合体发展却绝非开发一座古镇唤起乡愁,更重要的是让曾经的“原野”在游客面前再现。在街子古镇,保持原始风貌的同时,该镇对田园生活进行了立体再现和整体开发。在隆兴镇黎坝村,稻田综合种养不仅打造了绿色生态大米品牌,更为村落旅游增添了更多的乐趣和吸引力。尊重文化、尊重生态、尊重自然,在保持原有风貌和韵味的基础上,与现代都市文明进行融合,使田园综合体成为了一种新的田园文化,一种与时代进步相适应的文化。
  

 

  六
  

 

  把发展作为田园综合体建设的驱动力
  

 

  在崇州,虽然田园综合体这样一个新兴的概念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政府的高度重视和群众的热切支持、市场的强烈关注,都使得田园综合体建设快速崛起。一方面,都市现代农业样板区成为田园景观的有机补充;另一方面,田园综合体也成为全域旅游城市“全域”概念的最好诠释。
  

 

  在我市田园综合体发展格局中,以街子古镇等为核心的景观吸引区、以天府国际慢城项目为代表的“三养”集聚区、以白头、隆兴镇为代表的农业生产区、以集贤乡甘泉村等为代表的居民生活区,再加上不断完善的服务配套,让我市田园综合体建设的成绩单熠熠生辉。
  

 

  “中央提出以农民为主体的思路,强调要保护农民的利益,在开发中不能忽视农民的诉求,要以农民为基础。”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孔祥智指出,由于一家一户的小农户是分散的,由其集合而成的主体就是农民专业合作社,因此,田园综合体最合适的开发模式就是“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
  

 

  在崇州,这样“龙头企业带动、合作社组织协调、农民积极参与”的模式正在全面铺开。天府国际慢城项目第一批流转土地的来源,正是五星村三个农民合作社。而像四川发展集团这样的龙头企业,带来的不仅仅是雄厚的资金和先进的理念,更是对品质的把控和对质量的保证。
  

 

  以主打特色民宿的五星村为例,原有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承接了改建民宿并入股分红的任务,而流转土地或合作社集体种植的连片作物则完善了田园景观。在共营制的基础上,农民生产积极性提高,生产风险降低,不仅可以从事现代化农业生产,更可以参与服务、餐饮、保洁等多个行业,实现了农民的职业多样化。这样的方式,不仅刺激了农民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力地保障了田园综合体项目的建设、维护、运营顺利进行,从长远看,更突出和保护了农民的主体核心地位,实现了田园综合体最初的建设目的。
  

 

  “村民的年均收入和以前相比翻了几番,而且现在农民不再是以前只会种地的农民,许多学到了技术和经验的人自己创业,也当起了老板。”在崇州,借助田园综合体的发展,农民不再“靠天吃饭”,他们生活的田园,就是走向小康生活最大的资本。
  

 

  坚持以农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以农业为基础的发展定位、以绿色为导向的发展方式、以文化为灵魂的发展特色,这一切,在崇州都已经成为了发展的主旋律,成为了建设最美田园成绩单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实际工作中,崇州并没有只顾追踪热点而忽视夯实基础,而是在田园综合体发展中坚持杜绝一哄而上的现象,认真找到农业的规律与农业综合产业的规律,探索城乡共促的方法,找到与本地文化融合的模式。既展现农民生活、田园风情和农业特色,又以商业、服务业带动周边区域协同发展。
  

 

  积极探索,大力发展,已经成为崇州各级政府推动田园综合体建设的驱动手段,在不断的实践中寻找着适合崇州发展的道路。
  

 

  当前,崇州市田园综合体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产业链延伸的空间十分有限,要充分挖掘各种农业、农村资源,包括历史、文化、风俗习惯等,使田园综合体真正“综合”起来,崇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责任编辑:文宣